[关闭]

[关闭]
您好,欢迎来到华慧教育论坛![请登录] 新用户?[免费注册]

搜索
考博英语真题班2019年考博英语VIP通关班2019年考博英语协议通关班学位英语零基础通关攻略
三级英语零基础通关攻略【医学】考博英语真题班 过关秘籍【医学】2019年考博英语VIP通关班【医学】2019年医学考博英语全程班
查看: 10489|回复: 12
go

[学员日记] 雁山日记——我的读博生涯  

Rank: 1

发表于 2011-9-21 09:21 |显示全部帖子
序:
     2010年的4月,我正式加入了华慧这个考博学员的大家庭,一年的学习中,华慧的老师和客服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尽管冲刺北大英语差6分未能成功,但考另外两所学校(中大和广西师大外语分别为71和60),历尽曲折,原来报图书馆学博士的我,最终又回到自己的硕士母校,回到自己的专业——古代文学,进入师大的雁山新校区,定向全脱产攻读文学博士学位。有负华慧老师们的厚望和内疚之类的话就不说了,我记得我将名校落榜、师大录取的消息第一时间在图书馆专家和馆员、馆长云集的“书社会”公布时,引起多人围观,其中一位兄弟的话让我感觉很痛快,他说,师大怎么了,毕业后你要羞死985,气死211.言外之意,是要我以突出的学术成就来反证今日名校招生体制的弊端。此外还有前天师大博士导师学生见面会上,主管研究生的覃德清教授在历数了师大走出去的人才,比如社科院的蒋寅等,提到:英雄不问出处。这些言论都不同程度的宽慰了我已经毁灭的“名校梦”。以后应该踏踏实实的做学问和做人才是正道。

       从此,我将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潜心攻读文学博士学位了,对我而言,因为硕士也是在师大,不过是在育才校区读的,这已将是两进两出了。或许,我与桂林的缘分太深,这里的天地人文气息我尚未吸纳殆尽,故而无论绕了多大弯,这里还是我修身立业的根据地。我在此感谢师大的诸位恩师不弃之恩,让我风风雨雨南征北战失利后,能有一个无风无雨的 归宿。不知这能否算某种意义上的“凯旋”?我曾在华慧写过考博日记,从今天开始,我将开始写读博日记,我对谭总说了,这使因为对华慧老师们的感激,也是对这片网络故地的怀念,当然还有自己酷爱无功利写作(与写论文和投稿的文章不同)的习惯,在此我将真实记录三年雁山读博生涯的点点滴滴,如果能对考博的诸位学员兄弟姐妹为人治学有所启示,能对论坛的人气带来一点提升的效果,那将是意外的收获。

      

                                                              雁山日记

     —人到中年的读博生涯

     王子舟先生曾在一封信中说:读博将是我人生的重大转变。(指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下)不知不觉,迄今为止,尽管未能如愿进入名校,我还是基本完成了这个转变。公元2011914,当我拖着行李进入师大雁山校区的那一瞬间,在步入中年面临不惑的同时,我开始自己新的人生——三年的博士生涯。我还知道,陈平原和夏晓虹一对伉俪情深的先生也将远远的继续默默关注我的成长。

       往事不堪回首,一切都在无言中。躲进象牙塔里,使我至少暂时可以避开人世的冷枪和暗箭。师大新校区在雁山脚下,或者说几乎被群山所包围,那种桂林独有的千姿百态的群山。我住在高高的博士楼顶楼7楼之上,站在阳台,可以直面学校主干道上的人来人往。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个个卓然不群的山头,它们若即若离,若隐若现,它们的山根是同一片土地,而它们的头颅却指向不同的天空。那么生动傲然地直立着,向人间展示着美,也陈列着岁月的风骨与沧桑。我被围在山里,山又裹着充满青春气息的校园,尽管有人埋怨雁山的荒凉,但我却喜欢这里,喜欢与自然如此亲近,而与风雨炎凉如此疏远的感觉。桂林的山水将风雨挡在校园之外,只留下一份清新和幽静伴随我历尽艰辛之后开始的博士生涯。是啊,多少酸甜苦辣,犹如坡公那句: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雁山,是挣扎疲累的我最好的栖息地,也是我韬光养晦的练兵场。在古今中外知识的海洋畅游,一寸寸走向我人生智识的顶峰。

    俗事太俗了,尤其是手机被偷这种龌龊闹心的事更是再不愿提。但毕竟还是有一些值得记忆的事情,轻轻勾勒几笔,以免它们也化为云烟。我离开梧州时,在公交车里看到妻子在回答一个顾客的问题而顾不上也忘却了用目光送我。我内心既有几分遗憾,也有几分惶恐和不安。重返校园,看着那一张张稚嫩的面孔,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因为这个老得不能再老的学生和那些还是孩子的新生之间无疑存在深深的代沟,这让我惭愧,也让我孤独。买东西时,商店的老板问我,大叔,你是不是送孩子上学了?我笑答,我送我自己上学来了。老板连连摇头说,不信不信。我自嘲道:活到老学到老嘛!还见了五年前读研究生开东北饺子馆的一对夫妻,他们在雁山新校区也开了饺子馆,不过老板已换成了他们的儿子,他们两个老人做义务的帮手。一见到我,睁大眼睛说好多年不见了,你真是老得不能再老的顾客。他们两口也变老了,长期的烟熏使他们变得皮肤黝黑而白发丛生。多年不见,他们辛苦了!只是他们的饺子味依然没变丝毫,馅还是那么够味足量大个,5元一份15个足可以填饱我的饥肠。我很高兴,以后的午饭或者晚餐有了绝佳的去处。

今日全体古代文学博士生和导师举行了见面会,见面之后是共进午餐。午餐很丰盛,都是我的导师王院长一人点的菜,我在想,以后我要请他吃饭,点菜的事也必然由他身体力行了。席间,我听见文艺学的张立群教授夸我导师很会养生。对于见面的7位导师,我感觉都很亲切,尤其是胡大雷教授,尽管他没有行政职务,但他显然仍是这群教授里面的头领,带头发言和主要发言人总是他,而他的确是一个很实在很有趣的人。莫道才先生的脸依然长得那么有趣,圆圆的脸,圆圆的大眼总是瞪着吓人,下巴和嘴巴都是圆的,头发是自来卷,也结着数不清的圆圈,他对我在图书馆工作一直念念不忘记忆犹新,我想起他当时把他的学生刘城也是安排在桂林医学院图书馆,半年后刘城还是去了南宁广西教育学院,前年又去了南京大学读博士。或者莫老师对图书馆真的情有独钟?杜海军老师是我的老乡,也是那么朴实、温和而不失严厉。张利群教授、覃德清教授、杨树吉吉教授从讲话中都可以看出有自己的风格,值得尊敬。我的导师做了最后总结,他强调博士生要三管齐下、两道并行。不仅为博士们指明了道路,也敲响了警钟。

    对于十几位博士,我没有过深的接触,如今也没有谁给我留下特别的印象,我的同门师妹和师弟都还可以,山东、河南、广东的几个博士也都还不错。只是对于他们都找不到当初读研时和猕猴桃那种一见如故,越聊越投机的感觉,因此倍加想念我的兄弟——猕猴桃,祝福他的清华博士顺利毕业。我手机被偷,没了他的号码,想起他也无法联系他了。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孙建元书记在开学典礼上的一句话:希望你们毕业后能成为让老师们经常提起,经常想念的那个人! (2011年9月20日)


Rank: 1

发表于 2011-9-24 12:10 |显示全部帖子
噢,师兄有联系方式吗
我育才校区的

Rank: 1

发表于 2011-9-27 08:58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streeily 的帖子

地球真是小啊,没想这里也有师大的校友,问好!我的QQ531942215,欢迎朋友交流!

Rank: 1

发表于 2011-9-27 09:00 |显示全部帖子

雁山日记之二

本帖最后由 雁山日记 于 2011-9-27 09:13 编辑

雁山日记之二

       虽然名曰日记,但事实上我很难做到每日必记,做到每周甚至每月必记就不错了。在此非常感谢各位师长朋友对在下文字的关注支持。人生苦短,如此短促的生命即使偶然留下指爪印,那应该是有心人努力却非刻意为之。犹如雁行,当雁影消失了,人们知道它们用生命书写的原来是一个大大的人字。
         一眨眼,进入雁山已经一周了。也就在这一周,桂林的气候完成了从夏到秋的重大转变。当然,山清水秀的桂林基本上是看不到叶黄看不到落叶缤纷的,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扑面而来的秋风四起,神清气爽。我忍不住在QQ签名发了一句感慨:老夫做新生,也道天凉个好秋!N多年来,一直为生活工作忙碌,头顶着接蹱而至的压力,很久没感受到秋天的清爽了,今年突然感觉这个秋天来得急,凉得透,爽得彻,难道是心理的作用?不管如何,能够保持一个良好健康的心态,无论做什么事,都提得起劲。
        每天早上,一大早不是被军训的新生响亮的口号声唤醒,就是被附近工地轰隆隆的机器声吵醒,总之,除非是那种睡起觉来雷打不动的人,否则,都得乖乖的早睡早起。师大雁山校区听说占地3000亩,现在最多也就是建设了三分之二的面积,剩下的一千来亩地正在夜以继日的施工,或许等我学业完成之时,工地热火朝天的吵闹声也该歇息了吧。心态很重要,我试着把这种吵杂声当作上天安排给自己的大闹钟,使得自己每天不得苟且偷懒,于是听到再大的杂音,心里就平静多了。想想工地在建设,自己何尝不在建造让自己得以安身立命的精神家园学术大厦呢?
       星期一,上了一门课,是胡大雷老师的中国文学思想专题,大雷就是大雷,果然名不虚传,授课的信息量很大而让人不觉得枯燥,并且时常有茅塞顿开的感觉,这或许正是名师的标准?他着重讲了古代文学研究的基础和程序大致分积累、选题和研究三个阶段。胡教授说史记和汉书是必须通读的,否则将来毕业说没读过,会让人家笑话,老师也跟上丢脸。硕博毕业论文的选题要走大题大做和小题大做相结合的路子。此外还讲了传统文论的特点,他称之为魅力,包括理论探索的致极化、评价判断的印象化、概念重提的创新化、批评运行的生命化、文本设立的适志化等五大特点。我习惯于咬文嚼字,听完课我就觉得那个“致极化”有生造嫌疑,为什么不直接叫“终极化”,也就是无论是中国古代文学还是文论其实都充满着对人生、人世的终极关怀,而终极关怀是我河南大学恩师胡山林教授关注的焦点,他甚至围绕文学的终极关怀申请了国家课题。其次是文本设立的适志化,倘若不苛求特点的“三字整齐化”,应该说文本设立的适志娱乐化。适志是从大的角度言说,比如称文学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娱乐是从心态和表述方式上来讲,文论和文学一样也是赏心乐事精神美食,搞这个让人感觉舒服、高兴、愉悦、超脱。古代文论也算作古代文人情趣生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我们的祖宗对此特别洒脱和随意,“姑妄言之,姑妄听之”是他们指点文坛作品时最好的心态写真。此外,我还篡改了古人以诗论诗诗句中的一个字。没有记下是哪个古人吟的:诗句得活法,日月有新功。我听胡老师念完此语的第一反应,是要改作:诗句得活法,日月有神功。新字显然俗了也不够大气传神,而日月造化之力说是神功不算夸张,也很贴切。这么说来,我竟要强作古人的“一字师“了。尽管至今我都搞不清平仄韵律,但我对古诗的语言一样有着很强的直觉感悟力,尤其是今人写古诗,给力不给力,我瞄一眼读两句就知道水的深浅和感情的练达程度了。插进一段闲话,曾经在北大中文论坛与一个名叫“聊此残生”“极乐若仙”的人辩论过。我当时直言他的诗歌是假古董,甚至也骂过联名上书的“十博士”之首的徐晋如,对他的胡马体也不以为然。后来知道,聊此残生和极乐若仙本是同一个人的不同马甲,他竟然是个行将入土的癌症患者,身份为日本早稻田大学中文教授,他是文革的一代人,祖籍上海,应该经历不少坎坷,飘到了东瀛教学。但此人心胸不得,古文比无比自恋的徐博士功力要深厚十倍以上,但气量却如出一辙,见不得人家说他的诗不佳。这种人似乎生来就是要做被人家崇拜追逐的偶像,我却偏偏不信这邪。聊此残生在得知自己患癌症后,就同时注册了极乐若仙的马甲,让两个马甲以阔别多年的老相好身份在北大中文论坛相遇,似乎要演绎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但结果却是他大闹北大论坛,逼得北大论坛管理员,刘锡恩,一个来自台湾很年轻的语言文字学女教师,在再三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封号禁止IP收场。人啊,何以心理扭曲到如此田地?又过了一两年,有人在论坛发了他去世的讣告,我惊讶的同时也叹息人性的复杂,好古者心灵的纠结!
       这几天抓紧时间查了一下图书馆的中华基本古籍库,现在还在试用期,不过国庆过完就要结束了,而我国庆要回梧州取些越冬的衣物。不知师大图书馆能否购买,这个数据库对于搞古代文学研究者太有用了,什么宋抄元刊明刻清稿本,都可以在这里毫不费力轻轻一点鼠标一股脑的检索到。暑假时,刘城告诉我,南京大学图书馆买了,价格要上百万之多,国内很少学校买得起。我用全文搜索查了一下弹词,对弹词的概念有新的理解,我发现弹词文学批评史这块在有清一代也颇具规模,略成气候,貌似还没有什么人关注研究。大家纠结较多的都是弹词的女性文学价值这块,还有再生缘、天雨花、笔生花等有限的几部作品研究。而清人对于弹词是有自己的评论,自己的观点的,像陈寅恪拿弹词和古希腊的诗史相比较,事实上严复在译文的注释中已经提到了。陈老在做比较时忘了交待首先这么肯定弹词文学价值的是翻译家严复,或者他们是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也未可知。还有一个检索与图林的斋主有关,我搜罗了宋至清的证据,倒不是为了反驳斋主,希望能通过梳理弄清属于图书馆史研究的一个元问题,元概念。导师说双道并行,对我而言,双道就是文学和图书馆学,并行或者交叉前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一直保持在路上,在前进的姿态。
       最后再记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轻松一下。我离家前曾嘱托9岁的儿子至少每个月给爸爸写一封信,让我了解他的学习生活情况,当然我也会认真回复。昨天妻子偷偷告诉我,儿子周日写信给我了,她偷看了一下,儿子信中写到:爸爸去读书了,妈妈每天晚上一个人住那间大房子,她是多么寂寞啊!——电话里我和妻子同时笑倒!
                                                                                         (2011年9月27日晨记)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1-9-27 14:37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雁山日记 的帖子

哈哈哈哈!

Rank: 1

发表于 2011-10-24 22:31 |显示全部帖子

雁山日记之三 10月16日

本帖最后由 雁山日记 于 2011-10-24 22:45 编辑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断肠。谦谦思归恋故乡,君何淹留滞他方?”魏文帝曹丕的这首《燕歌行》属于那种让我一读就念念不忘心有戚戚焉的好诗。不过,曹丕笔下的时令变迁乃是中原一带季节交替的气候特征,对于我这南飘广西的游子,看到的则是另外一番景象。秋风清凉当是南北如一,然而除非台风袭来,否则“萧瑟”的景象对广西这样的地方是几乎不存在的,桂林也是如此。而桂林的十月天气,称之为"黄金时节"也毫不为过.在今年,南宁都阴雨连绵的情况下,桂林竟然只是滴了两天零星小雨,很快就雨过天晴,蓝天白云,一望无垠.这里没有北方秋风四起,黄叶满地的凄凉景象.仍然是春暖花开,绿荫如织.雁山校区马路两旁的桂花树棵棵都是黄花满头,那些嫩黄的桂花采摘下来,伴着铁观音一起泡茶,俨然是别具风味的佳茗.一晃眼,我到桂林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从工作转到学习,哪怕对于我,也是有一个适应过程,因此可以说,直到现在,我才真正进入了学习的状态.而时间,屈指算来,流逝的急速是那么恐怖,再有两三个多月,西历2011年也就成了永远的过去式了,传说中的末日2012就要降临了.我想,这次末日的传说应该也像1999年那样样成为天大的"忽悠"一笑而过吧。我国人民群众天天被忽悠,早已适应了习惯了看破了忽悠,再多一次又如何?



       这半个多月,我大概比较仔细地读了几本书,一是季羡林的口述史,蔡德贵先生谈话记录的,因为季老晚年不能写只能说了.蔡德贵还没采访够,老季已经归西了,有点遗憾,不过,该说的话差不多也说完了.读完此书,给我的感觉,做人,尤其是做学者,就要学习季羡林.季老自幼离家求学,不仅学贯中西,而且阅人无数.最紧要的是他阅的还不是一般普通的人,而是在文坛学界上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这样至少说他的口述具有学术史的研究价值.同时也可以作为给历史人物下结论的旁证甚至一手资料.他说自己最讨厌那种喜欢摆谱的人,他自己就特别的平易近人,以至于在校园里新生把他当成看门或打扫卫生的清洁工,请他帮看行李.他说,钱钟书的架子似乎比较大,言外之意他不喜欢.当然,只是不喜欢而已.这和对那种做了一官半职摆架子的小人的憎恶是两码事.这让我非常有同感,人必须有傲骨,但不可无傲气,仅仅从社会身份地位上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那是最浅薄无知目光短浅的小人.

        我最感兴趣的是老季爱猫,他家最多的时候,养了六只猫.但此老只亲不养,怎么说呢?就是六只猫的吃喝拉撒都由家人照顾,而老季只负责爱抚和赏赐猫咪一些"山珍海味",这样六只猫咪全都爱老季爱的不得了.他还以对待猫的态度为标准,把人分为三种:不爱猫的人、假装爱猫的人、真爱猫的人.参照他的解释,我有幸是那种真正爱猫的人,应该比老季还爱,比如我可以帮猫咪洗澡帮猫咪抓虱子.对于做人,老季有句名言:假话全不说,真话不说全.这个要求不高,但极少人能够做到.这比口口声声要人家讲真话,自己却假话连篇的某些领导要好地多.老季一辈子研究梵文,研究佛教,但他自己却不信佛教,从他的口述中,看得出他是那种饱食人间烟火,也有七情六欲一路幸运的走完人生,不是李叔同那种具有慧根佛缘之人.据说,七十年代,老季有一辆自行车,除了他自己,家里人谁也不能碰.这种近似吝啬的人怎么能成为六根清净无牵无挂的佛家子弟呢?值得一提的是,现在的985高校规划的元勋人物应该是非老季莫属。因为江泽民作为党的总书记拜访老季,上来就说了一番久仰大名之类的客套话。不料,老季却冒出两句,说:中国知识分子啊,就是物美价廉,经久耐用。说的江总呆若木鸡,傻愣了好半天。此番访谈之后,就有了国家建设社科的985规划,这一规划,至少985高校的社科学者,拿到了充足的建设资金。不过,他们未必知道是老季直言谏上的结果。总之,看了季羡林的口述史,给人的感觉很真实,很实在,觉得哪怕国宝\大学者,生活现实中也应该和老季差不多,优点突出,小毛病也不少.因此,我私自篡改一下这本口述史的名字,不如改叫《老季这个人》。

       在老季的书里,不乏他对宗教的看法,我今年暑假也去了世界文化遗产之一——洛阳龙门石窟参拜了诸位大佛,没想因此也和宗教扯上了缘分。一周前,导师突然电话通知,让我编写《广西宗教史》,大约七八万字,我感觉事情来得突然,自己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储备,但师有命,又不得不受,就说自己先熟悉一下相关资料,尽量撰写。在导师的指引下,我先看了新出的一本《北京宗教史》,四五十万字,我逐行读完了它。对宗教史写作的模式、语言有了一定感性认识,只是手头有关广西宗教的材料还远远不足,有待进一步收集整理。就这部《北京宗教史》而言,主笔的是宗教学博士后,比我也只年长几岁而已,然而参与章节写作的有六七人之多,也就是这部史出于众手。从语言的角度来看,确实有点层次不齐,开头两章的语言感觉很古雅,很史学,到后面则看出有些草草的痕迹,也就是资料堆积而已。我写这种历史书,语言上不会比他们差,只是在史料来源及宗教知识上恐怕要稚嫩不少。我视其为一次很难得的练笔机会,时间也只有短短半年时间,我所能做的工作其实就是收集资料,编写梳理而已。按照《北京宗教史》的模式,四大宗教分别论述,各自成史,民间其它信仰独立成章。广西特殊的地方在于其为少数民族聚居区,对于少数民族的宗教信仰要突出介绍,不过也只能突出重点,不能面面俱到。我有个疑惑,就是伊斯兰教的信徒主要是回族,回族自然也是少数民族,而少数民族宗教单列一章的话,伊斯兰教必然算在其中,不是无法和其它三大宗教相提并论了吗?将来如何处理还真棘手,我想这主要取决于史料多寡的具体情况。广西宗教普及的排位应该是道教首位,道教貌似比佛教更深入民间乡里。佛教只能屈居老二,然而佛庙数量应该当之无愧的名列榜首,而道观稀少,其中的原因有待分析。在此,希望书社会的师长兄弟姐妹发现与广西宗教有关的少见资料多向我推荐,涕零感激,让我不辱师命!

       第三个要提的是书,更是课,我看了元杂剧《赵氏孤儿》和《牡丹亭》传奇,除了原著,相关的研究论文也浏览了几篇。这是配合杜海军老师的戏曲史课而阅读的。《赵氏孤儿》这出戏,传播甚广,法国的伏尔泰把它改编成了法国剧本,名叫《中国孤儿》。杜老师在课堂上画龙点睛的指出这出戏重点宣扬的是“义”和“复仇”。我进一步认为从传播上看,中国人最看重的是此剧中人物之间的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而西方人看重的是复仇,西人讲究个人主义,孤胆英雄,虎口夺食。但他们很少见像《赵氏孤儿》这样的都是生活中的凡人,接力赛似的组成一个团队,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共同促成一个复仇计划的实现。换句时髦的话来说,也就是中国人复仇的这种“团队精神”“平民身份”震惊了洋人。使他们明白,原来还能这样复仇。赵氏孤儿中渲染酷刑杀戮,我觉得具有血腥的一面,不可取。即使放在古代,“将这贼钉上木驴,细细的剐上三千刀,皮肉都尽,方才断首取膛”这样的话放在公开场合里唱,我想台下的妇女儿童也是惊出一身冷汗的,今天就更是语言暴力了。杜老师说元杂剧《赵氏孤儿》在杂剧里原来是四折的,后来明人加了一折,变成了五折。加一折的原因是明代皇权加强,孤儿的复仇要得到皇帝的认可和授权,才具有合法性,才能够搬演到舞台上。以后明清戏曲的婚恋剧,结局差不多也都需要皇帝一道圣旨,才能进入洞房或破镜重圆。《牡丹亭》作为爱情戏,结局自然少不了皇帝圣旨来摆平的。


     《牡丹亭》这出戏,汤显祖是有意的宣扬至情,唯情至上。然而从梦中相会偷情的情节中,杜柳之间并没有太深的情,如果非要有,那只是杜丽娘的思春之情,与梦中人的一见钟情。后来杜丽娘痴情其实痴的也没有来由,无厘头,竟然因此痴死了,抑郁死了,更是匪夷所思。有郑国岱兄课堂上说杜是被理学害死的,我与之辩论说杜丽娘还是被多情害死的,礼教并没有怎么迫害她。她自己害相思病,浓的化不开,结果就西天追梦了。所以主要还是为情所害。妻子电话里不支持我的观点,她说杜丽娘要是见得男人多点就不会那样死了,原因是她除了老爸,没接触过多少男人。而小姐不得外出,这正是礼教的规定所致。这样一说,我觉得礼教确实也有很大责任。不过,我又想,即使让杜丽娘走向社会,她独立谋生的能力也堪忧虑啊,不能打工,也不能当官,没有身怀绝技也不能保护自己,礼教也好,父母也罢,能让这样的孩子出门吗?不管怎样,女人对感情的重视和丰富程度,均要超过男人,我认为杜丽娘为情而死而非被理学迫害致死才是对此剧的正解。台湾的白先勇投入大量资金和花了十年时间搞了新版青春剧《牡丹亭》,据闻臻于完美,但迄今未能一见。白到桂林演讲宣传那一年,我还在师大读研,见了白先勇在王城校区的独秀大讲堂上双手叠放肚脐处,深情款款、感慨万千的讲述他改编导演《牡丹亭》的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大讲堂是那种明清留下的古建筑,仿佛戏剧院,上下两层都站满了听众,为白先勇,也为牡丹亭的爱情故事深深蛊惑。不过,现在看来,牡丹亭的爱情故事也只能古典式的,属于杜丽娘那个时代女孩只能养在深闺才能产生的。如今男女相对平等,而女人越来越受到推崇的时代,为情而死的还会有,但不会有杜丽娘那种因梦而死的傻姑娘了。杜丽娘的现实意义是向世人展示青年男女追逐爱情的力量是多么强大,超越时空,不顾一切,但北京的房价应该能让柳杜二人无奈分手,除非他们愿意长住地下室。

       久未日记,而一记则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这还是九牛一毛,挂一漏万,草草执笔。还要赘述两件事,第一件大事是外甥女生了贵子,我荣升为三舅爷,这可是亲舅爷啊。我真是悲喜交加,悲自己成白胡子老爷爷了,喜新人又问世了。一个小外甥于近日也将完婚,大姐姐夫将完成为人父母的职责。第二件大事是前晚,所有文学博士生中的老大哥郑国岱自费请大家吃了顿土鸡火锅宴,九人消灭了三只鸡,两瓶白酒。酒后吐真言,我倡议逐个介绍自己的考博经历,大家一番肺腑之言,突然间感觉拉近了彼此的心灵距离,不少人也是考了名校博士,却有比我更遗憾的理由未能录取,有一个考了第一,基本胜券在握了,突然报考导师的一位学生半路杀出,就榜上无名了。无论哭笑成败,我们能在广西师大相遇就是一种缘,一种得,彼此互敬一杯白酒,万千的烦恼纠结也就随风而去了。席间,我的一位同门师弟对我说他在网上搜索到我的雁山日记,说写的很感人。他话还没说完,我就把他止住了。对其交代,你知道就行了。我不想广而告之,因为那样会让我瞻前顾后,不能畅所欲言,信笔写来了。
     

     

Rank: 8Rank: 8

我最勤奋 资深大虾 辅导老师 白富美坛花 好人卡

发表于 2013-2-20 09:55 |显示全部帖子
路过,打个酱油!

Rank: 1

发表于 2013-7-12 17:56 |显示全部帖子
师兄,你好,我是雁山11级现当代文学的研究生,如今也准备踏入考博的队伍中了。没想到在这能读到你的文章,你说得一切的一切雁山的景致是那样的熟悉。我想这是母校缘分。我看了你留下的一个qq号码,可惜似乎无效。不知你还在雁山吗?还来这考博论坛吗?求联系方式qq号码。期望与你多交流。求回复

Rank: 7Rank: 7Rank: 7

我最勤奋 白富美坛花 好人卡

发表于 2013-7-15 09:10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祝你前程光明啦。

Rank: 8Rank: 8

好人卡 我最勤奋

发表于 2013-7-25 13:50 |显示全部帖子
学习学习学习!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网站介绍|考博时间|考博英语真题|考博专业真题|考博报考条件|成人英语三级|华慧网 ( 京ICP备09021372号 )

GMT+8, 2018-11-16 05:23 , Processed in 0.22633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